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Nod小說 > 都市 > 絕世萌寶要翻天 > 第2174章 宛春曉之月,覆在故人身

絕世萌寶要翻天 第2174章 宛春曉之月,覆在故人身

作者:葉楚月夜墨寒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12 23:46:30 來源:做客

-

第2174章宛春曉之月,覆在故人身

暗閃純黑幽光的百尺巨龍撕破長空衝出雲霄,發出陣陣似若來自遠古般的龍吟之聲,刹那震盪四野,隨即來到天空戰場。

九龍劍光合抱成的太陽光圈,宛若黎明破曉時分的第一縷曙光,灑落在那高空之上。

武道巔風暴作響,血雷滾滾,大焚音功法在逐漸地形成。

旁側,巨龍由遠至近,脊背處站立著一襲白衣的男子。

神之氣息,將他黑袍上的潑墨褪去,雪白的顏彩宛若春曉之月,覆在故人身,不似以往的深沉邪佞,多了一抹高山之巔觸手摘來的霜露仙氣,依舊冷峻倨傲的麵龐,棱角分明且流暢,似上帝手中最完美的工藝品,特彆是那一雙鑲嵌著碎鑽般卻如紫色星河的眼眸,似能沉溺進世間萬物。

“神之道?”魔婢愕然,“區區下界,怎堪有神道者?”

若說修煉普通武道的人,被稱之為武者或修煉者的話。

那麼,被神選中的人,是神道者,或是神靈師,神士。

在上界,有這麼一句話。

萬般皆下乘,唯有神道高。

萬道集一身,不如一縷神仙氣。

而大多數的神靈師,都聚集在上界七殺天。

這也是大楚的楚南音,為何花費萬年,要擠破了腦袋去七殺天。

隻因被七殺天認證過的人,纔有資格,昂首挺胸的自詡是神靈師。

至今為止,楚南音都冇完全進入七殺天,隻因為她的金瞳顏色很淺,也正因如此,楚雲城纔會費儘力氣去想方設法,而楚南音要沐浴著各種各樣的湯藥,為的就是有進入七殺天的通行證。

“劍......劍帝?”魏夢睜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望著有神氣氤氳的夜墨寒。

巨龍盤旋武道巔。

白衣勝雪的男子雙足落地,落在第十二個方位。

他嗓音低沉暗啞的道:“護法夜墨寒,來助吾妻。”

此話道出,整座大陸都在沸騰。

既是喜悅興奮的熱淚盈眶,也是感動於這一場戰爭的精彩。

甚至震撼即將成為神靈師的夜墨寒,竟願成為她的護法。

是怎樣的感情,才能讓殺伐果斷一向傲氣的他,甘願為護法之一。

他願捨棄萬千名利和高位,永遠成為她的後路,和她最後的護盾。

風暴中心。

楚月盤膝而坐許久,在聚集齊十二護法後,緩緩地睜開了眼睛。

她笑望著恰好在自己正對麵的夜墨寒,低聲溫柔地喊:“抱枕。”

“為夫在。”

言簡意賅三兩聲。

互相對視之時,俱都默契的笑了。

夜墨寒心疼難耐,來時眼神掠過了魔婢的方向,一瞬間便察覺到了外來者的氣息。

來日方長。

這筆賬,慢慢算。

現下的當務之急,則是用大焚音功法,堵住了黎明城的鬼獸漩渦。

“葉楚月,夜劍帝,你們,彆做夢了。”

魏夢一麵開啟《滅法魔書》,一麵猙獰的喊道:“神氣更好,若我的黎明城,擁有了神氣,再好不過了。你們兩位,該不會以為真能開啟大焚音功法吧?當真是在癡人做夢!你們莫忘了,功法也需要中樞陣眼,若無本源之血,你們,什麼都有不是!”

楚月沉下了眼眸,濃密纖長的睫翼,映照過血雷閃電的光。

中樞陣眼這事,她當然清楚。

她打算以身祭陣。

這戰場上,死了千千萬萬的人。

她作為這片大陸的帝主,自當有著義不容辭的責任。

換一句話說。

千萬人可以退,唯獨她不能退。

從她走上為將之路的那一刻起,從她成為楚帝的那一天開始,大陸的生死存亡,就與她個人的性命息息相關了。

九萬年前,她未曾臨陣脫逃,義無反顧的用身軀封印了虛空,而今初衷未變,依舊願意以軀殼為本源中樞,開啟大焚音功法,阻擋魏夢和虛空。

她有九萬年的空白歲月。

如今的一切都是她從頭再來的積蓄。

但她不會輸。

楚月緩緩站立而起。

隨著她起身的動作,血雷風暴越來越強。

“魏夢。”

“你終究和九萬年前一樣,是徹頭徹尾的失敗者。”

“你隻配在暗無天日的地上玩弄著你自以為是的陰謀算計。”

“當你出現在陽光下,你便如過街老鼠,一文不值。”

“你辛辛苦苦九萬年,籌謀這麼多年,不就是為了得到認可。”

“本帝告訴你,帝域武者不會認可你,虛空鬼獸也不會認可你,你的父母親人,更不會認可你。”

“你永遠成為不了第一馴獸師,你隻會淪為可恥的魔鬼。”

“多行不義必自斃。”

“狗東西,好好給老子睜大眼睛看清楚了。”

“本帝若要開啟大焚音功法,輪不得你這個肮臟的牲口說一個不。”

“當年老子為虛空之主時,你魏夢還在輪迴路上苦苦等候。”

楚月鳳袍飛舞,眉眼淩厲,儘顯著她一帝之主的狂妄與張揚。

虛空之主?

上一任虛空之主葉皇,是她......?

九幽劍族的族長和十二護法震驚得眼珠子似要掉落在地。

眾人目瞪口呆,愕然不已。

葉楚月......

葉皇......

原是如此!

老伯公的手都在顫抖。

葉天帝滿目熱淚,不知是悲是喜,又或是悲喜俱有之。

神玄學院的長老賀雄山,身上有百八十道血淋淋的傷痕。

他緩緩地蹲了下來,從戰場屍體旁側的血泊,撿起了一麵生死戰書。

血紅的生死戰書,濺開了一滴水珠,那是賀雄山掉落的眼淚。

老人用袖衫擦乾淨生死戰書上的血水,淚珠簌簌而落,哽咽地道:“雲鬣狗賊,你看,你又有寫信的內容了,快來寫信給我啊,我們再也不會拒收你的信了。”

想到往後餘生,再也收不到雲鬣的信,竟覺得分外的孤獨與惆悵,總感覺人生好似失去了什麼一樣。

賀雄山甚至都能想到,雲鬣寫信時咬著筆桿子的臭屁模樣,笑眯眯的像是個老小孩。

猶記得。

那年初春,芽綠山好,雲鬣滿腔抱負和壯誌,說要靠手中的劍成為帝域最紮人眼球的太陽。

後來,他靠徒兒風生水起,兩道護徒之劍堪比烈日。

“不好!”權韜浴血而立,說道:“小楚她要祭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